巩义市新闻网—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! 网站地图 | 加入收藏
巩义市新闻网
最新文娱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
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灵异事件 >> 正文

国服第一小兵成长史(七)

http://www.hljdianxian120.com 时间: 2019-11-7 巩义市新闻网

国服第一小兵成长史(七)

被擒
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就没有再去送死的必要,血色精锐不管怎么说还是一块硬骨头,凭我这几下三脚猫,估计三两招之内就得被围攻击杀。
小心翼翼地转过身,猫着腰离开,比来的时候更小心,控制着自己的呼吸,尽量不去打扰野兽的休息。
“站住!”
正当我走出几步正要离开危险区域时,一声清叱狠狠打破了夜的寂静,完全冲着我来的声音,让我心中猛地一跳,却又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后劲处传来一阵不适感,就像是贴近鼻尖的尖锐物那样,皮肤对于尖锐物体的靠近本能的起了反应。
冰冷而粗糙的感觉,是那柄断了一半的巨剑,我很肯定他此时这把曾经叱诧风云的武器正抵着我的后劲,若稍有异动,毫无疑问我的头颅会马上和呆了二十年的身体分成两半。

完了!被发现了!!这时我心里的念头就剩下这么一个。
汗如雨下,整个背部在一瞬间就被冷汗占据了,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着,光是维持住僵硬的身体就很不容易。
“双手抱头,把身子转过来!”断剑的主人继续命令道。
明明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,却像被丢在油锅里一样难熬,别无他法,我缓缓将手举过头顶,并没有试图做小动作的打算,机械地转过身来。
能够发现我,已经证明了敌人对于危险的高度警惕和惊人的嗅觉,此时要是做什么小动作,就算是在黑夜中也难免被发现,到时候那柄宽厚的断剑可不会和我脆弱的脖子多客气。

不远处的火光映出了我脸部的轮廓,此时我已经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,简直是最糟糕的情况。万幸由于是执行特殊任务,我并未穿着德玛西亚的军服,刻有德玛西亚标志的战锤已经替换成了背上这把他国进口的新月枪。不然估计被发现的当时就会被锋利的剑刃刺穿,大卸八块。
借助月光,适应了夜幕而被放大的瞳孔看到了对方的样子。
果然是这个银发女人。一头长发被盘在脑后,翠绿色的眸子满含杀气,就这么单手举着断了一半的巨剑,指着我的鼻梁。
“这么晚在这里干嘛,士兵?你怎么没穿军服?可不要告诉我你是途径这里的冒险者!”危险当让不会就这么样解除,因为这时她说的话,居然是诺克萨斯语!
赤裸裸的试探,我如果答不上来,毫无疑问这里就将成为我的埋骨地。

“怎么不说话?难道没听懂我说的是什么吗!愣着不动可是死人才能干的事情。”银发女子毫不客气地冷冷逼问道。
之前让我站住用的是瓦罗兰通用语,而现在却换成了武汉主治癫痫病医院哪里好诺克萨斯语,其险恶用意昭然若揭。若是一个真正的诺克萨斯人,自然是对答如流,但我这个冒牌货..呵呵,就不太好说了。
不能再拖下去了,在这么下去这个疯女人很可能就直接动手。我咬了咬牙,借助夜色的遮掩,左手悄悄摸像后背...
“等等,笨蛋小子!你是想让我们两个都死吗!这个女人已经是英雄级别中较强的存在,你这样等于是把自己往断头台上送!”在银发女子注意到我的小动作前,叶白及时喝止了我的行为,
“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?!难道就这么等死吗!”
“哼,一个知识渊博的全领域大师就这么在你面前,真是把瑰玉当作石头,不识货的小子;不要紧张,接下来我说什么,你跟着念。”
听到这里我差点破口大骂,都这节骨眼儿上了亏他有心思还在这里装神棍,真是嫌自己命太长了。

“还不开口吗?聋子可是进不了诺克萨斯军队的!”话音刚落,伴随着银发女的最后一个音节,一股翠绿色的斗气就要自符文巨剑上喷涌而出。
“等等!!别动手!!我是诺克萨斯人!!”
及时发出的声音让银发女人生生止住了自己的动作。
剑尖仅在我额头五厘米处停了下来,强劲的斗气所卷起的旋风把我吹成了个奸诈的大背头,配上此时绝望的眼神真不是什么好看的表情。
得...得救了。
我腿一软,差点跌坐在地,还好体质已经增强过的现在下盘很稳,并没有当众露丑。不过刚刚距离死亡那么近,真把我魂儿都吓没了一半,我都能感觉死神用干枯的双手扼住我的脖子,想把我脱到无尽深渊里去。

“哼,这不是能好好说话吗?终于舍得开口了?”银发女人打趣道,不过眼神中的疑虑已经悉数退去,顶着我额头的巨剑也被她收了回去。毕竟听到了纯正的诺克萨斯语,这可是模仿不来的。
“那是头一次看到血色精锐的大人太紧张了,都不知道怎么说话。”配合着脑海里叶白发出的音节,我一字不差的重复道,顺便还根据形势配上了赔笑的表情。
“跟我过来吧,大晚上的一个人在野区里溜达很危险,要是撞上德玛西亚的英雄你可就小命不保。”解除了警戒后总算是暂时安全了。银发女人只丢给我个英气的背影,自行先回到篝火旁坐着了。

“不过真没想到你还会诺克萨斯语,真是意外。”我心里长出了口气,拿自己的脖子跟死神的镰刀开玩笑可不好玩,真没想到遭遇了诺克萨斯的血色精锐居然还能跟没事儿人一样,这都得归功于叶白了。
“哼,那是,也不看我是谁,不只是诺克萨斯语,几乎瓦罗兰所有的语言我都有所涉猎,包括那些小语种。这可是作为一名大师的基本功,”叶白傲然道,一副十足的高手风范,“喂喂,你该不会是认为所谓的召唤师只会丢丢一些强力法术吧,破坏的确是我们的属性之一,但魔法研究和学识同样是很渊博的。”
“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,不拿出点本事来怎么行...”我暗自嘀咕道。
“你这话我可不能当没听见啊!召唤师的报复心同样也是很强的。”叶白气哼哼道。都在一个灵魂空间,别说嘀咕了,就是想想都有可能被对方听到。

“一个人站那干嘛呢新兵?快点过来!”火堆旁的声音传过来,应该是那个银发女人的部下。
“哦哦, 好的。”
走进了才发现,这几个家伙伤的真不轻,大面积的皮肤被烫得焦黑,身上黑色的紧身衣都和皮肤黏在一起,身上挂着一块块被腐蚀地烂肉,严重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,透出一股淡淡的荧绿。
他们是怎么了,难道诺克萨斯大名鼎鼎的血色精锐还有拿硫酸洗澡的习惯?
“哦呀,这可真是了不得,这看上去是祖安的生化武器啊,诺克萨斯和祖安不一向是哥俩好一家亲吗?怎么这会狗咬狗打起来了?”叶白惊异道,以他的学识,自然很快辨认出了造成这伤口的原因。
“怎么会?”我心头疑云大增,“诺克萨斯眼下可是四面开花,面临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双线战场的压力,这时候和祖安闹翻除非是疯了。”

就如同艾欧尼亚和德玛西亚的联盟关系,诺克萨斯和祖安也是一个坚固的同盟。一方崇尚法治,民主;另一方信奉力量,追求结果。
有句话这么说,在德玛西亚只要你在道理上站得住脚,钻法律的空子可以玩死大部分人;在诺克萨斯,只要你拳头够硬,有实力就能享受荣华富贵,而不在乎你出身学识过往。
这代表着两股法则和信念的碰撞,双方可是多年的死对头了,保持了几十年的敌视关系,可不是上谈判桌就能化解的小问题。
现如今在诺克萨斯的特种部队——血色精锐身上看到了和祖安战斗的痕迹,这对于焦头烂额的德玛西亚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根据叶白的学识程度,基本可以确定血色精锐是折在祖安的生化武器手下了。任务完不完成不用说,只要我能把这个情报带回去,就是大功一件。

“喝点暖暖身子,叫什么名字,士兵?”我刚坐下,对面的血色精锐就丢过来一个皮质酒囊,嘴里咬着根烟,含糊不清地问道。
我也不故作客气,自然点反而不容易被看出来,扭开盖子往喉咙里灌了几口,火辣辣的液体自喉间流入胃袋,仿佛要把人点燃了。
“好酒!”我目光一亮,以前在家中我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酒鬼,这酒入口醇厚,细腻,一品就知是上乘,和我们军营里犒赏的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,看来这血色精锐不光是装备好名头大,待遇也异常的好啊。
“我叫泰隆。”光顾着品酒了,反应过来连忙补上自我介绍。

“嗬哟,名字倒是挺响亮,”一如所有听到我名字的人,那名血色士兵眉毛微微上挑表示讶异,“看得出小兄弟也是个识酒之人,你就叫我老黑就行了,这酒在血色精锐的补给里可都是常规物品,你如果加入了血色精锐自然....”
话说到一半,气氛却突然诡异起来,另几名诺克萨斯军人神色各异,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看,好像是曾经引以为傲的某种东西不复存在的那种失落感,老黑神色一黯,突然闭口不提。
“算了算了,老他娘的提这些晦气事儿!我就当自己已经死了!”老黑暴躁地摆了摆手,像个被逼急了的醉汉破口大骂,不想再提起往事。
这就有点奇怪了,血色精锐作为诺克萨斯顶级的特种部队,无论是从各方面来说肯定都是极其优秀的,是普通军人和民众向往和崇拜的目标;作为其中一员,提起这个词只会给自己带来无限的荣誉感。如今能对着我这个大头兵吹嘘,炫耀还来不及呢,怎么一副可以避开这个词,讳莫如深的样子。

“很奇怪吧,血色精锐重伤逃回召唤师峡谷,伤口上还明显有生化兵器痕迹的这个事实。”打破尴尬地气氛,银发女人突然开口道。
“将军请讲。”这可是套出重要军事机密的好机会啊,对方肯自动送上门来,我哪有拒绝的道理?当下立刻毕恭毕敬地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“血色精锐被派往艾欧尼亚执行斩首行动的任务你应该有所耳闻,呵呵,我就是血色精锐第一大队的队长锐雯,”锐雯提到自己身份时忽然自嘲一笑,神色间唏嘘不已。
虽然心下早已有猜测,不过真没想到碰上了这么一条大鱼,啧啧,血色精锐的锐雯可是英雄级别的人物,在战场上一柄符文重剑用的威猛无比,实力不次于德莱厄斯,她就是血色精锐的一柄尖刀,那些突入任务中都有她活跃的身影。是诺克萨斯的一名悍将。这次没在召唤师峡谷出现,没想到是被派往艾欧尼亚了,难道说那里有比召唤师峡谷更重要的战略目标吗?

召唤师峡谷是战略要地,这也是目前两国的首要战略目标,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诺克萨斯居然会将重要战力派往艾欧尼亚,这里头藏着的信息量可大了,说不定就有什么足以改变战局的重要情报,我心里暗自记下。
“在艾欧尼亚我们完成任务的时候出了点差池,与本部意见不和,暂时没有执行命令。在下一次的战斗中,辛吉德那个混蛋!!居然将炮口对准了我们,想把我们和艾欧尼亚联军一起葬送掉!”锐雯捏紧了拳头,棕色的皮手套都在这股巨力下变形,发出‘吱吱’的刺耳磨牙声。
“如你所见,我们身上的伤口,的确是祖安特有的生化武器所造成的。”
真是不得了,居然有这么惊人的内幕,依照锐雯的话,是他们没有准确执行本部的命令,这可是很罕见的,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,更别说血色精锐这样的特种部队了,能让他们抗命,其中必有很大的缘由。更意料不到的是,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抗命,居然导致诺克萨斯本部痛下黑手。
血色精锐可是诺克萨斯的精英部队,竭尽全力培养出来的心血,哪怕只是一个第一大队,都不舍得轻易折损,如今却甘愿自毁长城。这只有一个解释——他们执行的任务机密度太高,高到甚至到了要杀人灭口的地步。

至于刚刚锐雯话中提到的辛吉德,则是祖安都享有盛誉的炼金术士,投放在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战场上的生化炮弹,有一大半都是他的杰作。这位居然也出现在艾欧尼亚战场,看来诺克萨斯对于艾欧尼亚是相当重视啊,难怪召唤师峡谷一只都只是保持胶着,并未真正的激烈开战,看来是另有所图,和艾欧尼亚脱不开关系。
不过...
“锐雯将军,你跟我说了那么多,不单单只是想要诉苦吧?”不详的警兆浮上心头,我抬头看了眼锐雯。听情报听地固然很爽,但这种英雄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无故跟我这一个小兵多说那么多呢。
“聪明,”锐雯轻轻一笑,神色转为严肃,“我和余下的几个士兵运气不错,侥幸在辛吉德的生化炮弹下逃过一劫,这次回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去执行,不过理论上来说我们在诺克萨斯的历史上已经是一群死人,而你,却在这里看到了我们。”
佳木斯癫痫病新的治疗方法p>

言下之意自然不用多说,锐雯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:都已经被你发现,也不在乎多告诉你点,要么跟着我走,要么...
她凝视着我,翠绿色的瞳孔中包含了谨慎,观察,决然,却唯独没有犹豫,我甚至都看到她手中还捏着那柄符文断剑,显然只要我的回答稍有不慎,今天就得交待在这儿。
“哈哈哈,真是有意思,小子,叫你多事,这下开心了吧,这群逃亡者不知道能干出来什么事情。”叶白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
“哼,怕什么,说不定这还是个潜入诺克萨斯的好机会呢。”我兀自嘴硬道。尽管不愿意承认,不过事实就是我被绑上贼船了,虽然是以诺克萨斯人的身份,不过天知道他们这群挨了同伴背后一刀的家伙们能做出来什么事情,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不安全。

(未完待续)

长期服用卡马西平的危害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2018 http://www.hljdianxian120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