巩义市新闻网—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! 网站地图 | 加入收藏
巩义市新闻网
最新文娱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
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时尚购物 >> 正文

《第一豪门:大牌弃妇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-无删版

http://www.hljdianxian120.com 时间: 2019-10-8 巩义市新闻网

  龙儿书吧,回复:即可阅读全文

  《第一豪门:大牌弃妇》小说主人公:《精彩试读

   第0016章 新家里的春意 

  吵吵嚷嚷中,张大雕也带着张老六来到李媛的老宅,李媛听说张大雕马上要搬过来,二话没说就收拾了自己东西,把宅子让给了张大雕。

  木延庆与乡亲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搬东西,其中包括一些锅碗瓢盆的生活用具,兰嫂则忙于生火做饭,只是背着个孩子不太方便,张大雕便接过孩子逗弄起来。

  张老六本想细细了解一下张大雕的事情,却被张大雕问了一句“爸,你什么时候把后妈给我带回家呀”,窘得张老六转身就跑。

  兰嫂更是乐在其中,喜在心头,自己现在不但无债一身轻,还有了这个保姆的工作,以后再不愁吃穿了,并能和怜爱自己的男人朝夕相处,这简直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!

  看着张大雕逗弄自己的孩子,一点都不嫌弃孩子是饱牙,兰嫂就感动得想哭,又想到张大雕今天还没吃饭,又心疼得不得了,几经犹豫,红着脸小声道:“干爹,你是不是很饿啊?”

  张大雕笑道:“是很饿,不过没关系,你不是在做饭吗?”

  “可至少还要一个小时呢!”兰嫂支支吾吾道,“要不.….先吃点垫底.…….反正囡囡也吃完.……”张大雕愣了一下,紧接着就浑身一热,探头看了看厨房外,犹豫道:“这……不好吧,要是被他们撞见了可不得了!”

  兰嫂咬着嘴唇道:“我要去拆房抱柴火,那里好像没灯....…”

  张大雕立马就心动了,鬼鬼祟崇跟着她进了柴房——果然,柴房里乌漆墨黑的,门又小,后院视野还开阔,就算有人进来也能第一时间发现。

  进了柴房,兰嫂立马躲在门后,喘*息着拉开上衣,小声道:“干爹,快吃吧.…”

  她原本是以孩子的角度称呼张大雕干爹,可听在张大雕耳朵里却变了味,急忙扑了上去,饿狗般疯啃起来。

  想到自己以后就是张大雕的女人了,尽管没有任何名分,兰嫂也是情动不已,一边调整角度迁就张大雕,一边迷离道:“干爹,我已经不是兰五的老婆了,你以后就叫我嫂子吧,或者古嫂也行……我姓古,名叫古碧。”

  张大雕嗯了阳泉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一声,也觉得不再适合称呼她兰嫂:“不过,我叫你嫂子,你可不能忘了答应我的条件哦?”他还想着让人家穿超短裙呢。

  古碧嗯了一声,耳红心跳道:“人家都住进你的门了,那还不是任由你胡来么?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张大雕得寸进尺道,“那我要你无论白天黑夜都穿超短裙,还必须是真空的,可以吗?”

  古碧浑身一颤:“嗯,你想怎样都行……只是,你还让爷爷去打工吗?”

  张大雕道:“放心吧,我打算找块地让老爸种植药材,顺便在那块地上修一栋房子,毕竟他才四十多岁,不可能不娶老婆。”

  古碧夸赞道:“爷爷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好福气啊!”于是,当天晚上张大雕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张老六,张老六只是沉吟了一下:“行,不过我这次是请假回来的,要是就这么说不干了,人情可放不下。所以我还得回去一趟,把那边的事解决了才行!”

  张大雕道:“毛大爷说,做人要有始有终,我支持你老的决定!”

  张老六也是个风风火火的个性,当下就打电话订车票,结果,车票是当天午夜的,没办法,他只能连夜启程。

  回头再说破辣椒被张大雕吓唬了一番后,回到家惶惶不可终日,可能是心理作用吧,总觉得脾脏随时都会破裂,整个人都很不好了。

  最终,在亲友的建议下,大家弄了个担架,小心翼翼的把她抬到了镇医院,一检查一照片,脾脏果然破裂了,而医生也说,送来得太晚没得救。

  脾脏破裂属于猝死急症,一般病发之前很难被发现,病因则因人而异多种多样,未必是外伤才能引起破裂。

  吓得半死的破辣椒被送回家中后,时间已经过了午夜,寻思无计之下,破辣椒的父母就埋怨起来,说破辣椒不该那么泼辣,更不该辱骂张大雕,要不然,早让他救治又何至于此?

  破辣椒大哭道:“他一定有办法救我的,爸,妈,快抬我去找狗日的张大雕,只要给些钱,量那穷鬼也不会见死不救!我不想死啊,我才24岁,还有大把的青春要挥霍!”

  破辣椒的父母也在外面打过工,积蓄还是有的,可担心自家这点钱无法打动张大雕。

  破辣椒却嚷嚷道:“都是乡里乡亲,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我不就是骂了他几句吗,又没有掘他祖坟!你们只管抬我去,他狗日的要是敢说半个不字,或敲我们的竹杠,我非搞臭他的名声不可,看以后武汉那个癫痫病医院最好?谁还找他治病!”

  到现在,已经没有人怀疑张大雕的医术了,相反,他们认为张大雕的医术极其高明,要不然怎会知道破辣椒的脾脏破裂了呢?

  于是,破辣椒的父母带着钱,抬着破辣椒往张大雕家赶来。

  而这边,张老六一走,张大雕和古碧就昏天黑地的发起疯来。

  古碧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撑在沙发边,起伏不定道:“我还是住耳房吧,免得孩子吵到你休息,也免得别人误会,毕竟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。”

  张大雕牛喘道:“...…….误会什么?”

  古碧知道张大雕明知故问,心肝狂跳道:“误会我和你睡觉啊!”

  张大雕舐着口唇道:“那你到底有没有捏?”

  “唔.….有,还不止一次呢……干爹好坏,故意让人家说这么羞人的话.……”既然张大雕喜欢说这些,古碧也就乐得配合了。

  “那你喜不喜欢说呢?”

  “喜欢,一万个喜欢,不过,你不是说要和我研究什么吗,怎的在沙发边上就来上了?”

  “明天不是还有一整天吗?”张大雕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在琢磨:破辣椒应该活不过今晚了,不知道她会不会来我?

  “啊?”古碧惊颤道,“要一整天时间吗,那还不把人家整瘫了?”

  张大雕坏笑道:“难道你想不想尝试一下呢?”

  “我.…只要你喜欢,人家…..尝试一下就是。”古碧居然误解了尝试二字的含义,愣是扭过身开启红唇。

  张大雕一脸错愣,这妞是真的误解了呢,还是早就想“尝试”呢?

  如果古碧真的有那种想法,这对张大雕来说绝对是一件只得兴奋的事,毕竟,那不光是一种生理上的享受,还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,所以,张大雕决定让古碧说实话。

  他勾起古碧的下巴,脸贴脸的问道:“告诉我,你是不是故意理解错的?”

  古碧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,可强烈的羞耻感又刺激着她要把真实想法说出来。

  “说啊,我要听真话,只要你说真话,我就让你得偿所愿。”张大雕带着惑诱的声音催促道。

  对张大雕爱意滔天的古碧如何经受得住这种惑诱啊,再也不管不顾了,环着张大雕的脖子狂乱的说道:“是…..我就是故意理解错的,其实我早就想尝了,可你没提出来,我又不好意思开口,所以假装理解错了,因为怕你看轻我,怕你骂我下贱……可是我真的好想,做梦都想,馋得都快流口水了!”

  轰隆!

  张大雕如同被雷击了一般,要知道,古碧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那种端庄型的女人,尽管为了救女儿才学会

  了迎奉自己,但本质还是很端庄的,可此时此刻,她却破天荒的说出了如此喷血的话,那种冲击,绝对能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!

  其实古碧自己都说不清楚,为什么和张大雕好上后身心就老是蠢蠢欲动,那种感觉,就如两块火石撞击在一起,引发了燎原之火,任凭狂风暴雨来袭都无法熄灭!

济南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

  事实上,要怪只能怪洞玄十修,是洞玄十修改变了张大雕,也改变了与他有关系的女人,因为那是一种类似于虎狼之药的秘术,男女双方一经接触,就会在不知不觉中热血沸腾。

  砰砰砰!

  好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张大雕一惊而醒,忙对古碧道:“估计是破辣椒他们来了,等下我再让你吃个饱!”

  “嗯!”古湖北治疗癫痫的权威碧不但不失望,还激动的点了点头,因为张大雕传达的意思是愿意给自己吃。

  不过,她忽然又醒悟过来,拽住张大雕道:“如果破辣椒真的活不过今晚了,你会救她吗?”

  张大雕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都是乡里乡亲的。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看着她死的,不过,她羞辱了你,又辱骂了我,我若不彻底践踏她,念头就不会通达!”

  古碧耳根一红:“你说的践踏是糟蹋吧?”

  张大雕玩味道:“怎么,你吃错了?”

  “我哪敢!”古碧惊慌道,“干爹,别说我不是你老婆了,就算是,我也不敢霸占你啊,因为我没有信心满足你的需求……那个破辣椒刁钻恶毒,活该让干爹糟蹋,我不但不会吃醋,还会全力协助干爹得偿所愿!”

  “真乖,以后我会更疼你的。”张大雕波了她一口。古碧柔情蜜意道:“干爹,那你想怎么糟蹋她呢,我帮你!”

  张大雕想了想,还是把初步设想告诉了她。

  古碧粉脸滚*烫道:“干爹,你太坏了!”

  张大雕哈哈一笑,收拾了一下便来到前院打开大门,一看,除了破辣椒一家三口外,还有三五个至亲好友,都是斧溪村的熟面孔,其中包括生产队队长胡二哥。

  估计,胡二哥是来做和事老,在他们想来,张大雕怎么也得给胡二哥一个面子吧?

  “大雕啊,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休息,真是不好意思啊,来来来,抽烟!”胡二哥仗着是生产队长,自我感觉也算个人物了,用“我亲自登门算给你面子了吧”的神态递上一支中华。

  “对不起,我不抽烟。”张大雕抬手一挡,问道,“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

  胡二哥眼角一抽,有点挂不住了,但还是笑道:“大雕啊,是这样的,我这表妹刚抬去镇医院检查了一下,的确像你说的那样脾脏破裂出血,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,你看,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你能不能救她一命?”

  “呵呵。”张大雕皮笑肉不笑道,“对不住了二哥,我虽然懂点医术,但这医院都下病危通知的人我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”

  一听张大雕没说无救,众人神色一喜,胡二哥立马道:“既然心有余而力不足,那就是还有救了!没关系,你尽管出手,钱的事好说,反正我们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未完待续……龙儿书吧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2018 http://www.hljdianxian120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